小包子听到顾盼的话放慢了进食的速度。

  段慕衍手指指节敲着桌面,一下一下的,没什么声音,但这是段慕衍思考的时候惯常会用的动作。

  顾盼看了他一眼,段慕衍的视线完全都在小包子身上。

  顾盼回想了一下刚才的场景,仔仔细细的想了一下还是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段慕衍这做派很明显问题是出在小包子身上。

  “煜煜,爸爸问你一个问题。”

  他们家没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吃饭的时候随心所欲。

  小包子听到段慕衍的话抬起头来,用眼神询问,嘴里还咀嚼着食物。

  “你刚才回来的时候为什么说话那么模糊呢?”

  小包子眨眨眼睛:“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信号不好?”

  段慕衍点点头。

  “那你能说说今天为什么这么晚回来吗?”

  小包子:“刚才司机叔叔不是说过了吗?是因为路上堵车的很厉害。”

  段慕衍点点头。

  “爸爸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我好饿,能不能让我先东西吃完。”

  小包子不满的撅起嘴,他真的不明白这么明显简单的事情为什么段慕衍还要问第二次。

  段慕衍:“你说谎了。”

  小包子眼神有点不对,但是很快的又眨眨眼睛:“爸爸你在说什么呢?”

  “你是我的儿子,我对你的习惯再清楚不过了,每当你说话的时候扎眼的次数都会变得非常的频繁,你现在明显就是在说谎心虚的表现。刚才里眨眼的次数比平常多了好几次。”

  顾盼有点无语,她刚才发誓,她真的是全程盯着小包子的,她真的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

  她也是小包子的母亲啊,她怎么就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难道是她瞎了吗?

  小包子和段慕衍对视了好几眼。

  最后姜还是老的辣。

  段慕衍不会用对下属一样的态度对待儿子。

  但是小包子却会比畏惧老师还要畏惧自己的父亲,某些时候。

  “好吧,我说谎了。”

  “其实刚才我在学校等了一个小时司机叔叔才来,他跟我说是他的孩子生病了,所以不得已才会先回去,然后才来接我,而且跟我说如果我说出来的话他的工作就保不住了,所以我才答应保密。”他耷拉着脑袋,这是第一次有大人拜托他,但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最后还是被段慕衍识破了。

  他不由的有点沮丧。

  顾盼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一层事情,又想到司机刚才诚恳的样子很是生气,但是看见儿子这么难过的样子还是摸了摸他的脑袋。

  “下次不要说谎了知道吗?说谎最难受的是自己,然后爸爸妈妈才会难受,你想要我们难受吗?”

  小包子摇摇头:“不想。”

  因为已经正式上小学了,所以身上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穿在别人身上的时候可能有点土气,但是穿在小包子身上的时候却莫名的有点可爱。

  “那就好了。”

  “但是我没做错,如果我不说谎的话,司机叔叔就要失去这份工作了。”小包子固执的说。

  “为什么你不想他失去这份工作?”段慕衍问。

  小包子想了想:“当然是因为我跟司机叔叔已经很熟悉了,我不想每天再看见一个陌生人来接我,万一他是个坏人怎么办。”

  段慕衍点点头:“那如果司机叔叔欺骗了你怎么办?你现在还小,你怎么在他说的就是真的呢?换做是一个陌生人的话也许他不敢在欺骗你。”

  “我相信他不会欺骗我,因为我见过他的女儿,她的身体确实不好。”

  顾盼有点懵,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好像随着话题的深入的时候在顾盼眼里非常单纯的儿子瞬间变成了大灰狼一样的存在。

  段慕衍也没有继续追究下去:“你明白就好。”

  不过小豹子还是有一点不明白的地方:“爸爸你是怎么知道我刚才在说谎的?”

  段慕衍笑了笑:“当然是我诓你的。”

  他怎么可能那么闲得无聊去数小包子眨眼了多少次,不过看出车轮的蹊跷而已。

  从家里到学校都是水泥地,上面怎么可能沾上泥土,就算是因为偶然上面会有一些,但是不可能那么多的量。

  小包子也无语了。

  “好吧我知道了爸爸。”

  顾盼看着小包子吃完了,然后又礼貌的收拾了自己的餐盘,有点惆怅的看着小包子想,本来是自己生的儿子,应该跟自己是最亲密的,但是现在小包子越长大就好像跟她离的原来越远。

  不过小包子成长是件好事,而且他现在真的越来越像一个继承人了。

  “别看了,这是他该走的路,只有现在学会了分辨,将来他才会在丛林里成为主宰他人的人,你也不想看着他被人吞吃入腹吧。”段慕衍安慰的拍了拍顾盼的肩膀。

  顾盼蹙眉:“话是这么说,但是想到总是会有点不舒服的,而且你不觉得他现在还小吗?”

  “你又来了,我知道你心疼他,但是你应该知道生活在我们这样的家庭,年龄跟这个无关,越早接触才是对孩子最好的。”

  顾盼噘着嘴:“你凶我。”

  段慕衍无奈:“好好好,我错了。”他刚刚明明就是很轻的,有点无奈的声音。

  但是女人无理取闹起来,他也只能哄着了。

  唐语然身份特殊,经纪人事先预定了一个包厢。

  位于云溪路北的郊区,位置足够隐秘,来的人大多非富即贵。

  唐语然拿下帽子,左边的头发微微翘起来,往右看,镜子里的她表情有些紧张。

  来这里,可以确保唐语然的身份不会暴露,不用大夏天的带着口罩和帽子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

  她要确保的就是段幕衍能够看见她最完美的样子。

  这里的保密性非常不错,另一方面,有权有势的人大多低调不爱出风头,对明星的私事更是不感兴趣,也就不用担心碰见之后会被当成娱乐笑料一样说出去。

  她虽然名气不如以前,但是上八卦杂志总不是什么好事,反而会被人当成饭后谈资。

  更重要的是,她现在身份是已婚。

  段幕衍的车停下的时候她的目光就已经被吸引过去,他对她的吸引力从来减少过。

  同样的,段幕衍下车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唐语然灼热又殷切的目光。

  他站在原地,气宇轩昂,五官冷漠而出色,对周围的目光视而不见。

  顾盼在车里咳了一声。

  她没有下车,唐语然看不见她。

  段幕衍状似不经意的侧目。

  就算没有见到顾盼的表情他心里也明白顾盼想传递的信息是什么。

  果然,顾盼现在心想的是,她这个原配还在这里呢。

  段幕衍就算了,但是唐语然一个已经结婚的人居然还对人家的丈夫有想法。

  她老公知道他头上的绿帽子都要叠加好几个了吗?

  段幕衍知道顾盼不是冲动的人,但是出于担心,还是忍不住咳了一声。

  顾盼撇嘴,还是安静的坐在车上,任由司机开车着走了。

  来之前他们已经讨论过到底该怎么办。

  顾盼的想法很简单,她只是单纯想知道唐语然会不会搞出什么其他事来。

  至于其他的,段幕衍来应付就行了。

  唐语然性格里的偏激顾盼不了解,但是段幕衍清楚。

  他宁愿自己去面对唐语然,也不会让顾盼身边有一丝丝不稳定的因素。

  “好久不见。”面对那些大导演的时候丝毫不怯场,可是看见段幕衍的时候她的喉咙居然有点发干。

  “你一点也没变……”她低声说。

  段幕衍点点头:“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谈。”

  唐语然来不及掩饰眼睛里的错愕:“你不是来跟我重归于好的?”

  段幕衍:“……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错觉?”

  唐语然恼羞成怒,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已经投入其中,但是对方却还冷静自若,甚至可能把你当成笑话一样的对待。

  她的眼睛闪过一段晦涩的情绪,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服务员的出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听说这里有几道不错的招牌菜,我记得你很喜欢吃重口味一点……”唐语然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执念既然已经存在就不可能轻易的因为一点打击而消失。

  不管段幕衍是不是来从归于好的,总归是他主动找上自己,那就证明他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自己。

  段幕衍沉静的看着菜单,耳边都是她絮絮叨叨的声音。

  他也不是来吃东西的,随便点了几样之后服务员就下去了。

  “我知道你今天来,不是为了我,或者说,不是纯粹为了我这个人,但是我只想和你安静的吃一顿饭,所以在吃完之前,你先什么都别说行吗?”唐语然神情哀戚的看着段幕衍,双眼因为眼线显的更大,增添了一种楚楚可怜的魅力。

  眨眼的时候更是不自觉的流露出一种妩媚。

  段幕衍可有可无。

  但是能够听到全过程的在隔壁包厢的顾盼面无表情,这个女人很了解段幕衍,并且是真的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

  如果在这里的换成另外一个人,顾盼真的不确定有没有人能够在唐语然的攻势下不倒戈。

  这里的服务员上菜的速度一流,精致美味的菜肴香味四溢,一道红烧狮子头更是看的人意动,上面的酱汁隐隐传来蒜香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