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娱乐场官网 > 玄幻奇幻 > 蝼蛄 > 第335章 弎弎柒:至谷城
  梁兴听窦冕缓缓道来后,顿时明白过来:“强干而弱支,似是妙计,可您刚才说:都尉一职罢省后,郡太守更无相制之谓反,自是专一郡之政,极易为朋党,如此岂不乱政?”

  “你呀!想的太过简单了。”窦冕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戏谑的说:“结党者,既曰爪牙,实称心腹,等到了雒阳,你跟着他俩出去转转就知道了。”

  “那朝廷有几党?不会争斗太过吗?”梁兴歪着脑袋,大为不解的问。

  窦冕掰着自己的指头,不假思索的回道:“大将军粱冀未灭之时,朝堂只有帝党与外戚,不过外戚半日诛灭之后嘛,朝堂可就好看多了,你方唱罢我登场,乱局渐显三分之势。”

  “三分?哪三分?”

  窦冕摊开之前掰弯的手指,伸出三根手指:“帝党、士族、阉宦!”

  “主公!帝党我知道,阉党怎么回事?士族又是怎么回事?”

  “阉党既属于帝党亦属于外戚,比如之前的新丰侯单超、武原侯徐璜、东武阳侯具缓、上蔡侯左馆、汝阳侯唐衡,至于士族嘛,这就很多了,比如弘农杨氏、汝南袁氏、颍川李氏、荀氏,还有太原王氏与郭氏,这些都是天下一等一的士族。”

  “那帝党呢?让您这么一分析,我怎么感觉朝堂帝党才是最弱的?”

  窦冕抿着嘴笑了笑,站起身对着梁兴,竖起大拇指:“孺子可教也!”

  “可帝党最弱,为何还能掌控朝廷?”

  “护羌校尉段纪明、度辽将军皇甫威明这两个人尽皆出身将门,若无陛下,不过无根之萍而已,这便是陛下的倚仗。”

  “这便是您说的一力降十会?”

  窦冕欣慰的笑了笑:“你理解就好,至于此间争斗,我们离得太远,自然看不真切,前方马上就到谷城了,晚间你们一起去玩玩,好好适应下,别进府里丢人,你也知道我这耳朵软,听不得别人背后说话。”

  “喏!”梁兴双膝跪地,长揖而拜道。

  窦冕点点头,往后一仰,靠在车壁上假寐起来。

  梁兴微微抬了下眼皮,见窦冕没有理会自己,悄声站起身,不声不响的挪着屁股坐到护卫身侧,眼睛有些呆滞的看着拉车的马匹。

  这会轮到护卫郁闷了,本来还想问问梁兴刚才因为什么事那么高兴,可梁兴往身边一坐就变成石头人一般,闷头坐在那,护卫也就没了打听欲望了。

  大约又行了有一个多时辰,谷城青黑色的城墙映入了众人的眼帘,城垣之上破破烂烂的垛口与一座孤零零的城楼当线出现在视线之中,破旧城门顶上用着大气的隶字书写着“谷城”,城门口熙熙攘攘而过得人群显示着城池的繁华,城门外空地上的集市这会也陆陆续续的在收摊。

  护卫在城门外寻到了一间窦家商铺,停好马车,转身向窦冕小声提醒道:“公子,到谷城了!”

  窦冕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徐徐睁开眼,环顾左右,而后仰望了一眼天空,伸手在空中握了握手掌:“去吧!都去玩去,城门关闭之前记得回来。”

  护卫以为自己听错了,凑近前,小声问:“我们也能去吗?”

  “去吧!自己去柜台支钱去,花费算我头上。”窦冕扭头看了眼护卫,挥挥手。

  护卫再三确定之后,兴奋的拉起身后的同伴跑向了店铺内,梁兴一见这架势,生怕落于人后,拽起兴致缺缺的高悛与满是好奇的黄牧跑进店铺内,揣好钱财,顺手有把躺在最后那辆马车的代凉拉了出来,满心愉悦的走进了城门。

  店铺中的伙计们出来收拾马车,见车中坐着自己小公子,生怕惊动了,轻手轻脚的拉过另外两辆马车进了院中的马厩。

  这些伙计们也算是有眼色的人,将马车卸了之后,几人围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共同把一个叫做杜栎少年从中推选出来。

  杜栎怀揣着几人的希望,快步从马厩中跑出来,面色稍显慌乱的冲进了后院,这会后院正忙活着清点货物,忽然未曾上锁的偏门被推了开。

  其中正在人群中忙着计算货物的汉子面带不悦的看了眼杜栎,继续低着头盘着货,沉声问道:“何时如此慌张?你难道不知我们窦家商铺的规矩吗?”

  “回管事的,非小人不知,实乃事情有些紧急?”

  “何事?”

  “小公子正在门口,还请管事出去迎接一下。”

  “啥?”汉子身体一抖,手上的竹简“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双手抓住杜栎的衣襟:”“两位和不来早报?”

  “回……回管事的,公子刚来,这会他的护卫已经走了,故而……小人来告知于您。”

  这汉子对着众人摆摆手:“尔等继续,我去见见公子。”

  汉子说完话,急冲冲的跑出院子,越过前面的店铺,直接踏过门槛跪在马车旁,整个身体匐于地上,口中大声道:“小人阎柏见过小公子!”

  窦冕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大跳,于是扭头看了眼来人,忽然眼睛一亮:“柏?你不是跟着宋存吗?怎么跑这来了?”

  “咳!宋叔现在在周边收购粮草,早都没管家中事儿了。”阎柏站起身小声对窦冕解释道。

  窦冕一头拾起来:“什么?宋存跑去收粮去了?家里谁在管事?”

  “回小公子的话,府中现在杂事归淑姨处置,外事归一个叫尹勋的在管着。”

  “尹…伯…元!”窦冕嘴角忍不住抽搐的一下。

  “小公子,还请入院中用餐。”阎柏弓着腰,小心翼翼让开道路。

  窦冕踩着车板走下马车,举起衣袖放在鼻子旁嗅了嗅,忍不住皱着眉头嘀咕起来:“真臭!”

  “小公子,入内洗漱一翻,换身衣服,稍后我去找几个歌姬来作陪。”阎柏点头哈腰的对窦冕说道。

  “柏!你拍马屁也选选人啊,我就这么个半大小子,懂得好色吗?去给我准备洗漱用水喝饭食就行了,等会护卫们回来,你安排下就行了。”

  “喏!”阎柏弯着腰偷偷擦了把喊,低声回道。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