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娱乐场官网 > 玄幻奇幻 > 有鬼上身 > 第248章
  这病房的每扇门上面,都安装有一小块的透明玻璃,这些小窗的面积跟一本书差不多大小,便于医护人员观察病房中的情况,不过病患们为了自己的,都各自用纸将这些玻璃窗给糊了起来。

  郝俊所在的110号病房,同样也被以前的病患者将门上的小玻璃窗贴住了,只不过贴得并不是太严实,还留有些许的缝隙,隔近了还是能看见病房里面大概情况的。

  见到这么奇怪的一幕,郝俊心思急转,也不动声色,脚步更是轻了几分,悄悄的朝自己病房接近。

  沈馨在洗手间,郝俊在外面,所以这病房看起来似乎没有人。

  这些情况,口罩男当然也看出来了,只不过他并不知道沈馨在洗手间里面而已。

  忽然,黑色口罩男的左手朝门把上按压下去,看这架势,他还想要进房间里面去。

  “这个戴着黑口罩男人是小偷?还是杀手?”

  郝俊也不由得紧张起来,可是突然,他自己的腿脚竟然不小心碰到了手上提着的塑料袋。

  塑料袋马上发出‘滋滋滋’的噪音。

  正准备潜入病房中的黑衣口罩男子陡然一惊,猛的朝郝俊望来,眼神非常的不善。

  “碍,你找谁?”郝俊见他已经发现自己,马上大喝一声。

  黑衣男子并未搭话,一声不吭的就朝楼梯间跑去,0号病房刚好就在消防安全楼梯通道的附近。

  郝俊愣神间,黑衣口罩男就已经消失在拐角处。

  他连忙追了上去,已经没有了黑衣口罩男的踪影,只听得见咚咚咚的脚步声音。

  “先去房间看看情况再说!”郝俊如此想着,也没有追下去,马上返回到病房处,借着门上玻璃窗的缝隙,朝病房里面望去。

  病房内空荡荡的,他轻轻的将门打开。

  “是小帅么?”

  洗手间内立即传来沈馨的问话。

  要是在平常时分,郝俊指不定会故意吓唬吓唬她,闹闹恶作剧,不过现在可没那份心情。

  他回答道:“嗯,你要的东西买来了,把门开开!”

  很快,洗手间的门就被打开了一道巴掌宽的缝隙,只听沈馨道:“你递进来吧!”

  郝俊已经得到过夏兰芝的指点,明白沈馨现在该用哪种,马上从门缝中将卫生垫和纸巾递了进去。

  然后试着问道:“你需要换贴身底裤么?”

  哪知道,这一句话问出,卫生间内足足沉默了十几秒钟,才听见沈馨带着疑惑的声音:“哪里有?”

  “我给你买了,要就给你递进去!”郝俊说着将那袋消毒内裤塞进门缝。

  等沈馨拿到手后,他把剩下的东西都提到沈馨的床边,放在了椅子上,脑海中一直回想着刚才那个神秘男子的身影。

  这男子和早晨开枪的男子体格似乎不同,应该不是同一个人,但他为何偏偏只盯着0号病房偷看呢?

  想谋财那还好说,如果是想害命,那就要多多提防了,只是这一切,目前还没有什么头绪。

  就在郝俊思虑间,沈馨忽然开口道:“小帅,帮我拿一下药瓶。”

  “好,马上来!”郝俊应允着来到卫生间门口时,门刚好被打开。

  沈馨一看见他,不经意间的就忍不住俏脸通红。

  “谢谢你!”她低头羞涩道。

  “没什么,先出去再说!”郝俊拿起输液的药袋,沈馨将剩下的东西拿起准备出门。

  “呀!”她突然轻声惊叫着,身子瞬间失去平衡,倒在郝俊。

  因为她手臂有伤,那里不能用力扶,郝俊只得一把搂在了她的腰间。

  “脚麻了吧,不急,慢点走!”

  “嗯!”

  她被郝俊搂着腰,低着脑袋同他一起走了出来。

  两人慢慢来到床边,郝俊将药液袋重新挂在那悬空的钩子上。

  沈馨坐在床沿处,将手里剩下的物品放进塑料袋中,这时候她才惊讶的发现,郝俊竟然已经将她这次例假要用的东西都全部买好了。

  “想不到你这么细心体贴!”沈馨依然羞涩着,却也忍不住的由衷夸赞。

  郝俊尴尬道:“不要说笑了,我可是个大老粗!”

  “大老粗能想到这些?”

  沈馨指了指塑料袋,接着又问道:“谈过不少女朋友吧?”

  “也不算多吧,以前谈了一个,算上凌诗雨是第二个!”郝俊着实回答。

  沈馨忽然抬起头,鼓起勇气深情的注视着郝俊道:“会不会有第三个?”

  郝俊讪讪一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开玩笑般的说道:“你这是在诅咒我即将变成单身狗么?”

  沈馨不置可否,又追问道:“那你是先遇上凌诗雨的,还是先遇上我的?”

  郝俊一愣,这要看怎么算了,从自己这里来说,当然是碰见凌诗雨先。

  但从郝帅那里算,似乎先遇上的又是沈馨。

  “我先遇上的她!”郝俊想了想,按照自己的情况回答了。

  “喔,我累了想睡会!”沈馨神情很是沮丧,缓缓的朝床上躺去,直接闭眼休息起来。

  “呃,这?”郝俊本来还想跟她谈谈刚才那黑衣男子的事,可终于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他来到自己的病床上躺下,继续修炼起来。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沈馨的父母还常娟和凌诗雨一起来到了病房,见两人都躺在床上休息,于是也没有讲话,常娟将食盒带了回去。

  但是郝俊买回来的那一袋卫生用品,却逃不过大家的眼睛,沈馨的父母虽然觉得奇怪,不知道这是谁去买的,但这里就自己女儿一个女的,于是也没有多问。

  可凌诗雨瞟了一眼那些东西,心里却莫名的有些不舒服,她知道,这肯定是郝俊下去买的,她在中午临走时还特意的打手势不让郝俊接近沈馨呢。

  可按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顿饭的工夫,还发生不少的故事,虽然她知道郝俊这是在救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可她就是暗暗的不爽。

  她在郝俊的床边坐下,不满地撅起了小嘴,轻轻的用手推了推郝俊。

  郝俊睁开眼,第一时间当然就见到了凌诗雨那气恼的表情和充满醋意的目光,但他佯装糊涂,轻声道:“回来了啊,我妈做的饭菜怎么样?”

  凌诗雨低声道:“饭菜好吃,可是我心情不好!”

  “为什么呀?”郝俊满脸疑惑的样子。

  “哼,你说为什么?难道你还不清楚么?”凌诗雨对他这么拙劣的遮掩法显得很是无语。

  “我真不清楚,还是抓紧时间休息吧!”

  郝俊岔开话题,他说的休息当然就是修炼了,现在当着其他人,当然不能乱说,尽管他们的声音很小。

  “先放过你,以后再跟你算账!”凌诗雨气鼓鼓的瞪了郝俊一眼,也在椅子上开始修炼。

  整个下午,病房内都很安静,沈馨也许是真的太累了,心情也不好,一觉便睡了好几个小时。

  她父亲沈明说是还有事,已经回去,而秋雯大多数时间都在玩着手机也没有多说话。

  到了下午快六点左右,沈馨醒来已有半个多小时了。

  她警队忽然来了人,是来看望沈馨的,顺便在病房给她和郝俊都录了份口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